无欲

瞎几把闲聊_(:3」∠❀)_

      突然觉得秀秀家的异性恋没有一个结局是好的,渣反里天琅君半残,苏颜夕难产致死,秋海棠被逼疯;魔道里金子轩被温宁杀死,江厌离被利剑刺死;天官里剑兰带着错错离开风信,宣姬成为怨鬼最后消散。emmmmm好像就绵绵,裴种马和雨师结局是好的,其他的都简直不要太惨。由此得来,果然还是单身狗好啊_(•̀ω•́ 」∠)_(这才不是为自己找借口x


【花怜】异爱(二)

  艾瑞巴蒂!我终于(臭不要脸的)回来了⊙▽⊙!作为一只初四狗真的很无能为力啊(இдஇ; )表讨厌我(T ^ T)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话说这新仙京建好之后,就再也没出现过什么怪事,像凡间里这个国家打了那个国家,众神们也都是抱着吃瓜的心态在一旁观战,如若出现了鬼怪作妖,也都只是派几个小神官下凡处理。硬要说一件的话,大概就是那位太子殿下了,虽然有时也会处理一下仙京的事务,但大部分时间都和那位在一起谈笑散步。这不,今天又不知去哪里散步了。


  “太子殿下又出去了?”


  “那是,肯定又和花城出去了。这太子殿下也真是的,几天前跟霜打茄子没什么两样,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和那位鬼混,连个人影都看不到。,真是不合规矩。”


  “话也不能这么说呀,你忘了当时是谁保了仙京,要不是太子殿下,咱们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?”


  “可那也……”


  “好啦,别说了,一会还有任务等着咱们呢,赶紧走吧。”


  说罢,这俩小仙便化模样,下凡做任务去了。可这不去还好,一去就不小心发现了一件大事,以至于惊动了整个仙京。


  这俩小仙的任务地点正是与君山,听说最近不知为何,过往的行人总是会听到小孩的笑声和哭声,这寻着声音找也没有找到,反而搭进去好几条人命,那些尸体有时就会突然出现在树上或路边上,最近村子里人心惶惶,人人都上香祈福,这才引起了神官们的注意,派了这俩新飞升的去。听说这俩一个叫何珏,一个叫潇薛,在凡间时便是形影不离的师兄弟,后因偶遇机缘,同时飞升,这份缘不知是福是祸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卖水果嘞——新鲜的水果啊——”“包子——热呼呼的包子——”集市上各种各样的摊位摆满了街的两旁,行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真是一片祥和的景象。突然,几位少女的尖叫声划破了天空,路人们都将视线投向这几位少女,发现有两位公子被她们包围了,其中一位身着素衣,右手执扇,面露难色,而他旁边这位身着黑衣,手扶在剑柄上,满脸怒色,明显是被这些人给弄得不耐烦了。


   “潇师兄,这些人好烦,都妨碍我们做任务了,我能杀了她们么?”


  “万万不可,我们现在可是仙,不可随意杀人。”说罢便用手轻轻地按了按何珏那放在剑柄上的手。


  何珏乱揉了几下头,说到:“啊啊啊!真是的,为什么不能啊,真麻烦!还是当一个凡人好,真怀念以前的日子。”


  “是啊,不过现在可不能浪费时间,我去问问这些姑娘,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。”


  “嗯。”


  看到那位素衣公子走向自己的时候,少女们忍不住地犯花痴,可当潇薛问她们问题后,她们全都变了脸色,说自己家里还有什么事情没做之类的,急忙与他道别。


   “嗯……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什么来了。”


   “那又怎么了,大不了我们自己去差。”


   “说的也是,求人不如求己,我们走吧。”


   潇薛笑了笑,与何珏渐渐走远,殊不知前方有怎样的危险等待着他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我我……我知道这与天官无关,但我就是想写,打屎我也不后悔(x其实怜怜和fafa后面就会出来啦,还是有关的,所以别打我(秒怂。另外,我才不会说这俩是隐藏cp呢,就酱,溜了溜了。_(:3」∠❀)_


QwQ明天要考试了,所以上个星期没有更,下周一定要大粗长!考前赶紧拜一拜灵文姐姐,不,是灵文大佬。一定保佑我考进前5啊!!!


【花怜】异爱(一)

1.本剧情继fafa化蝶后的be,致郁向,慎入

2.严重ooc!严重ooc!严重ooc!(重要事情说三遍

3.会出现病娇(?)黑化(?)怜

4.小学生文爱,不喜勿喷

Are you ready?——let's go!(๑>ڡ<)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自花城化作千万只银蝶消散后,谢怜便像一个孩童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一般,任谁来安慰都无济于事,唯有那指间系着的红线如以往一样鲜艳,带给他了一线希望,让他的心情不至于跌落底谷。


    但在某一天,那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。


    不知红线为何突然变得黯淡,然后渐渐地消散了,在谢怜的眼前,消散了。谢怜当时就瞪大了自己的双眼,看着眼前的灰烬被风吹散。“三郎……”“三郎你……是不会离开我的,对吧无论有多少困难,你都不会离开我的,对吧?所以这次也……会回来的,会陪我的吧?!”周围寂静的可怕,除了自己的呼吸声,谢怜什么也听不到。他想听到那个人的回答,想看到那个人在自己的身边,可只有这寒冷的空气将他包围住。“……没关系的,三郎,既然你不来,那我可以去找你啊,任何一个地方我都会去的……所以,你要等我哦。”


    自那之后,谢怜便变得神出鬼没,没有人知道他正在在干什么,也没有人知道为何昔日温柔的太子殿下会变得这样沉默寡言,甚至还有点……神经质?


    “咦,太子殿下今天怎么又没影了?”


    “唉,谁知道,反正这样又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
    “可这样放着殿下真的没事吗?总感觉大事不妙啊。”


     “哎呀,你大惊小怪干什么呀,太子殿下他又不是三岁小孩,哪会跑丢啊。”


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


     “别可是了,你就跟那瞎操心。再说太子殿下也真是的,不过是一只鬼消散了,也不至于那样吧,简直就像是丧了丈夫的……啊!太子殿下,好久不见啊……”


    这边两位神官的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那边谢怜正带着微笑向这边走来。没错,太子殿下是笑着的,因为在他的身旁,有一位身穿红衣的俊美少郎,他的脸上也带着微笑,也不知为何,这笑容总让人觉得有着怪怪的,但也说不出是哪里会怪,。“好久不见。”说完,谢怜就没有把眼神停留在这两位神官身上一秒,继续与身旁的少年说笑。


     “那个……太子殿下旁边那位看起来好眼熟啊……”


     “好像是……花城…主,他不是已经死了吗,怎么又……”


     谢怜就这样一路与花城谈笑风生,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神官,可谁也不敢上去与这两位攀谈,且不说这位性情大变的太子殿下,就连他身边的那位血雨探花也是不好惹的,都是草草打了招呼就赶紧跑了。“三郎,你一直不找我,害我担心许久,但现在没事了,因为,我已经找到你了呀。”谢怜心里如是想着,脸上带着一种有些扭曲的笑容,牵着花城的手一起走向仙乐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请原谅我字数过少,作为一个懒癌患者,我竟然把这篇文给发了出来,实属不易,叉会腰先。咳,关于这篇文,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我主虐花怜和风情,其他的cp都是糖(「・ω・)「嘿嘿嘿。